<sup id="2zjgp"><noscript id="2zjgp"></noscript></sup>

        <tr id="2zjgp"></tr>

          <div id="2zjgp"><tr id="2zjgp"><object id="2zjgp"></object></tr></div>



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电影天堂娱乐新闻娱乐新闻 → 张晋:与蔡少芬刚结婚时外界给的压力让我不舒服

            张晋:与蔡少芬刚结婚时外界给的压力让我不舒服

           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:佚名  来源:不详  发布时间:2015/8/4 8:56:40

              《杀破狼2》中的反派典狱长让张晋迎来了《一代宗师》后的第二个人气飞涨期。作为新一代动作明星的代表人物,和甄子丹、吴京?#28909;?#19981;同,张晋的起步是从做幕后、替身演员开始的。翻看张晋的履历,在武术专业上不输给任何人:9岁开始习武,11岁进了四川少年武术队,先后取得全国武术?#28909;?#38472;氏太极拳和太极剑冠军,枪术、剑术冠军,八卦掌、醉剑、对练亚军,还在第七、八届全国运动会上获得金牌和银牌。1998年张晋正式退役后,加入了袁和平的“袁家班”做武术指导,并在袁和平的带领?#38470;?#20837;《卧虎藏龙》剧组,给杨紫琼、章子怡做替身。

              张晋原本的目标就是成为一名演员,但他从幕后走到幕前的一段路却并不平坦,除了在一些古装电视剧中出演存在感不强的小角色外,还要不时面对没有工作没有经济来源的危机。在《一代宗师》之前,大家对他的称呼不外乎“蔡少芬老公?#20445;?#19968;代宗师?#33452;?#39134;冲天后,张晋接连出演了《澳门风云》《黄飞鸿之英雄有梦》等影片。

              而让张晋在大众层面真正打开影响力的作品则是《杀破狼2》,片中外形优雅又目露凶光的典狱长收获了大批女性粉丝。结尾的大战中,张晋全程西装革履的武打场景,引得无数女观众大赞“张晋穿西装打架好帅啊?#20445;?#30007;观众其实想问的是:“打架穿西装费劲儿不?#20426;薄?#32943;定有影响。”张晋说,“抬手起脚要多用三?#31181;?#19968;的力气,比穿运动裤累好多。?#26412;?#24713;为了打得更舒服,服装师也想过办法,?#28909;?#25226;西装的腋下和裤裆的部分换上深色的弹力布,但镜?#39134;?#36807;去立刻就穿帮了,只好作罢。所以,张晋看上去在镜头里那么帅,但是“西装真的扯烂过好多……”于是,我们这次的专访就从西装开始说起。

              穿西装打架

              抬手都累,光看服装师缝衣服了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你是怎么穿着西服打了那么久,头发还不乱的?

              张晋?#21644;?#21457;是用了特制的水溶胶水,洗头的时候也挺麻?#22330;?#20294;因为这个角色是需要保持仪态的,不管在任何情况下,他都想要保持自己一贯的风格,所以头发不能乱。还有我们在设定西装的时候,不是那种大的西装,是很贴身的,比我现在穿的这个西装还要贴身,要想抬起手来都很困难。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穿那么贴身的西服拍打戏,会不会行动很不方便?

              张晋:会,所以有好几套,因为经常会绷破了、撕破了,就看服装老师在那里一直不停地缝裤子、缝衣服了。打的时候,要是穿那个西服的话,只是抬个(因为太紧)都可能要多用三?#31181;?#19968;的力气,挺累的。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但片中你穿着西装的打戏真的是很帅啊。

              张晋:你看片中他有时候会整一下领带,扯一下衣服,这都不是为了去耍帅,是他觉得不能乱了自己的仪态,他所有打的动作要优雅。然后他会抽一口烟,喝一口威士忌,我也是拍《杀破狼2》的时候才开始学喝威士忌的。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这个人物本身的身世背景也比较复杂,除了打戏,还有挺多内心戏的?

              张晋:如果跟武打相比的话,我更注重内心戏。从最开始做演员我就是这么认为的。我刚开始入行的时候才20多岁,我的力量爆发肯定比现在都好,但是如果理解不?#25628;?#25103;的话,怎么打都没用,所以我总?#21069;?#28436;放在最前面。

              替身那些年

              打得再好看见脸了,再来一次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早年你做章子怡、杨紫琼武替的时候,需要什么样的特殊表演技巧吗?

              张晋:替身除了脸部不用表演,肢体?#23478;?#28436;。做男的替身还好,做女的替身要女性化一点,那时候我比较消瘦,比现在瘦很多。但是动作的幅度有时候又比较男性化,这点是要特别注意的。此外,最大的?#35759;?#22312;于你既要打得好,又不能让镜头看到?#24120;?#26377;时候要转身,有时候要摇头,有时候要?#27493;#?#20294;是做这些动作的时候都必须避开镜头,你永远不能在镜头面前看到自己的?#22330;?#20320;打得再好看到脸了,对不起,再来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《卧虎藏龙》里你同时给她俩当替身,碰到一场戏中两个人?#21152;?#25171;戏怎么办?

              张晋:镖局那一场戏就是她俩?#28304;頡?#29577;娇龙从头到尾用的是青冥剑,但是杨紫琼那边换了很多种兵器,有双?#22330;?#26538;、鞭、双刀。我最擅长的是剑术,这方面是没有问题的。但杨紫琼不停地换不同兵器,到后来我发现,我是上午替子怡跟女替身打,下午换?#25628;?#32043;琼的衣服,跟子怡的替身打。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做替身演员的时候,会不会觉得我当时是因为想做一名功夫演员,或者是想做演员来的,但是现在要做替身,心里会有那种小波动吗?

              张晋:会?#23567;?#21018;开?#21152;?#29305;别强烈的波动,觉得自己已经是武术冠军了,却在做替身。我觉得我的身手是没有问题

              的,我的形象应该?#19981;?#21487;以,起码不丑,演?#39134;?#25105;觉得好多人还没有我演得好。心里面会这样想,会觉得不平衡,所以我会想,如果这场戏我来演,会怎么演。虽然是一个替身,有时候回到房间对着洗手间我?#19981;?#33258;己练习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做替身的那段时间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,可以学习那些演员怎么演戏,毕竟我没有上过专业的表演课。拍《卧虎藏龙》的时候,我有时候故意跑去问李安,电影跟电视有什么区别。他会很耐心地回答我,在电影学院可是见不到李安的,他也不会回答你这些问题。所以我并没有把做替身的那段时间当做是一种浪费,反而是一种学习。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当时是觉得,有一天一定会有个机会摆在你面前吗?

              张晋:其?#24471;?#26377;人敢说,总有一天我会怎么怎么样。我那时候就是在想,?#28909;?#25105;进了这个圈子,没有机会直接去做演员,那我就从现阶段的状态开始。

             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,跟我一起入行的一些武行,他们会比较懒,我现在有时候拍戏会碰到他们,他们还是武?#23567;?#25105;跟他们也是很好的朋友,但你会觉得,其?#24471;?#20160;么事的时候,他们就去睡觉,但我不想做这样的人。我也不敢说总有一天我会出人头地,或者是做到演员。我只是觉得,为什么要浪费(那一段时间)呢?

              也曾灰心过

              拍古装剧没成就感但生活总要继续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后来你进了袁和平的团队,学到了些什么?

              张晋:袁和平拍动作戏是非常棒的。最厉害的是他本来对武学上的动作就有很丰富的经验,但仍会吸取很多人的意见和长处,这是一个指挥者的风范。他不会钻在自己的世界里,如果哪个点是好的,他可以马上加进去。他是用一个导演的眼光出发,而不仅仅是一个武术指导。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最开始袁和平找你时,最欣赏你的哪一方面?

              张晋:记?#38376;摹?#23567;李飞刀》时,我是做焦恩俊的替身,他(袁和平)只来拍了两?#21361;?#23601;记住我了。第二次他走之前跟我说,八?#36335;?#35201;拍《卧虎藏龙》你跟我过去。拍完《卧虎藏龙》后,我就想做演员了,不想再做幕后了。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《一代宗师》之前大家对你的印象,大部分都是古装电视剧,那些角色对你来讲能带来成就?#26032;穡?#36824;是说这就是你能呆在这个圈子里的一种方?#21073;?/p>

              张晋:我觉得是在坚持。那时候拍的戏,知道的人不多。最多就是知道《水?#38706;?#22825;》,我跟我太太认识的那?#32943;罰?#20294;是之后的戏,大家都不熟悉,甚至有些根本就没播,真的没什么成就?#23567;?#20294;是我演的时候,是尽全力的。要不然去面试王家卫的时候,面试完他就不会再叫我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但是在《一代宗师》之前,你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适不适合这一?#26032;穡?/p>

              张晋:基本上没有,但是?#19981;?#24515;过,就是在没戏拍的时候会想我该怎么继续,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。别?#36947;?#24819;,连生活都不好过了,不拍戏就没有经济收入。但是我总觉得,所有合作过的导演都没有说我不行,他们都说我可以。但是,好多时候他们说了不算,是?#20064;?#35828;了算,就是没有?#20064;?#35273;得我可以。你也看得出我不是那种很会社交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你以前连威士忌都不喝的。

              张晋:我现在喝威士忌也改变不了自己的性格。在这一行,除了努力,很多要靠人际关系,这是不可否认的。我现在会稍微好一点,那个时候更内向,与人交往更少。不知道怎么生存,完全是靠合作过的、认识的导演,他们觉得这个小孩还不错,不是说因为我给他塞钱,或者我请他吃饭。

              刚结婚时

              外界给的压力让我不舒服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搜你的名字,后面会出现一个词条——“买不起机票”。这个段子是真的吗?

              张晋:是真的,那个时候她(蔡少芬)在新疆拍《七剑下天山》,她过生日的时候,我在重庆。那个时候我?#37027;?#29305;别郁闷,好像有挺长一段时间?#36824;?#20316;了,?#36824;?#20316;就没钱,也没打算在她生日的时候去看她,结果就造成了这个效果。Ada(蔡少芬)真的对我很好,我俩2005、2006年谈恋爱的时候,她知名度很高的,我去跑剧组送资料,她就在剧组的楼下等我,什么都愿意陪我。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在你俩的关系中,你的压力是那一段时间大,还是结婚后压力大?

              张晋:我觉得是结了婚以后,结婚后,是外界给的压力了。当时公开了后,第二天就有很多人诋毁,第三天就有很多人拆,第四天开始把我说得一无是处。这不会光影响?#37027;椋?#36824;会把我的努力也否定掉,所有的努力全部被忽略掉,所有的新闻话题全是关于我跟她之间的比较,或者是被贴上“女尊男?#21834;?#30340;标签。你拍什么戏没人管你,其实我也在拍戏,从来就没有人写我拍戏的事,写的都是我?#36824;?#20316;、吃软饭,那种压力让我不舒服。

              我是乖乖仔

              谁规定练武的人都说话声大、横着走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你以前练武主攻哪一门?

              张晋:有剑术、有太极拳,我的性格比?#20064;?#38745;,所以选择的项目可能也是比较斯文一点的。

              新京报:吴京说他小时候经常打架,我想你小时候应该?#20154;?#25991;静一点吧?

              张晋:我是个乖乖型的人。其实我的性格也不太像练武术的,也不像娱乐圈的人。但是我觉得谁也没有规定练武术的一出来说话就很大声,走路都横着走。

              我觉得这也是一件好事,可以去塑造另外一种风格,如果有一?#32943;芬?#25105;去练大刀,那我肯定会把身体练得很?#22330;?#25105;总是想在戏里面为了角色服务,而不是说,这个角色要为我服务。我觉得这才是最过瘾的地?#21073;?#35201;不然每一次都演自己,那差不多就不用再演了。

              【那些年,那些人】

              张艺谋

              我那时候在?#38431;?#38596;》里就拍了一场戏,再见到张艺谋是在《一代宗师》首映后,在后台我跟他握手,我说“张导您好,我是张晋”。然后他说?#29677;擰保?#25105;说“我是演马三的?#20445;?#20182;说“哦,马三你好,但是我一直没看出是你”。我对张导的印象是,他是一个比较内敛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王晶

              变换型的导演,他拍了非常多的电影,正经的也有,喜剧的也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郑保瑞

              他是比?#25103;?#29378;的,他?#19981;?#35753;演员做到极致,?#19981;?#25226;演员逼到绝?#22330;?/p>

              ?#24515;?#36158;

              是一个有喜剧天分的动作演员,他其实挺搞笑的,可能他还没有被挖掘到喜剧的东西出来。我觉得他是挺搞笑的。

              采写/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

              摄影/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

            五星娱乐城
            <sup id="2zjgp"><noscript id="2zjgp"></noscript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<tr id="2zjgp"></tr>
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2zjgp"><tr id="2zjgp"><object id="2zjgp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p id="2zjgp"><noscript id="2zjgp"></noscript></su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 id="2zjgp"></tr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2zjgp"><tr id="2zjgp"><object id="2zjgp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ba联赛座位价格 棒球投手动作分解 新疆18选7开奖查询 篮球竞彩网让分胜负 吉林十一选五快速开奖 近几期六合彩搅珠结果 湖北彩票官网百度 千里马时时彩免费计划 25号青海快3开奖结果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k7线上娱乐城官方网址 澳洲幸运8彩票 双色球红蓝走势图 乒乓球起源 【看图找生肖】免费